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教联会主席:香港司法独破不容比手划脚

发布日期:2021-05-23 20:50   来源:未知   阅读:

最近,香港廉政公署实现对波及梁振英个人的所谓UGL案调查,律政司据此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这是再畸形不外的司法程序,对投诉者的举报,经多年考察取证,并未有能够对被投诉人定罪的事实依据,故此作出不起诉决定。程序是法定的,律政司的决定权也由法律授予。根本法条文明白划定:“香港特殊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预。”

然而,律政司依法行使职权的合法行动,却接连遭遇来自民主党成员、大律师公会等的质疑甚至抗衡。在完整不法律根据支持的前提下,对律政司发号施令,比手划脚,请求按“通例”外判,依循过往“政策”,追求独破人士的法律看法,从新检视UGL案。想要到达之目标,固然没有明说,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所谓UGL案,港人并不生疏,从一开端就是某些政客的小题大作和政治计较。这宗涉及贸易合同的交易,被反对派尽力而为地催谷、渲染,成了UGL案,甚至以此作为试图扳倒时任特首梁振英的最后手腕,充斥政治的敌意和先入为主的执拗成见。后来,某些政客还跑到英国、澳洲等地告洋状,当地的法院都不予搭理,碰了一鼻子灰。当初,这些政治势力又借着香港律政司依据廉署调查成果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机会,试图再搅动一池净水。

律政司职权“不受任何干涉”

律政司早前作出申明,已经将依法作出决定的理由讲得明白清楚,依据的两个准则也列明其中。声明中提到:“除非检控职员信纳在法律上有充足证据支撑提出检控,即这些可接收和牢靠的证据,连同可从相干证据作出的合理推论,有相称机遇能证实有关罪恶,否则不应提出或持续进行检控。验证尺度则为是否有公道机会达致定罪。”白就是白,黑就是黑,哪有要求律政司指鹿为马的情理?

廉政公署是一个历史长久、赫赫著名的反贪机构,律政司也是一个大律师云集的机构,质疑甚至反抗律政司在廉署调查结果基础上做出专业的法律决定,要求这样做、那样做,假如不懂得香港的司法程序,那是法盲;如果知法懂法,那就是被本人的政治取态冲昏了专业的脑筋,以政治偏见凌驾法律。至于决定的发生,只有依法有据,是否有法定之外的“惯例”和“政策”,要征询谁的意见,是律政司职权范畴内的事,且“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依据调查结果,凭借客观事实,作出不起诉决定,完全按照香港现行法律制度所确立的方法和程序进行,体现了香港“一国两制”社会法治的特色,彰显香港司法制度的独立性,公正、公平且完全透明。

不起诉决定“无显性偏颇”

法治是香港赖以自豪的中心价值之一,是社会可贵财产。特区政府正率领各界“一起前行”,逐渐修复守法“占中”期间被侵蚀的法治基本,保护宪法、基础法和其余各项现行法律的森严,确坚持续稳固繁华局势。尊重香港独立的司法轨制跟实际,尊敬律政司在处置UGL案上所作出的法律决议,尊重司法程序的正义,是必要的,不容置疑的。没有法律认可的证据,没有法律支撑的各种要求,试图再连续“倒梁”的合计,甚至以政治的诉求相要挟,只会徒劳无功。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日前休假返港,在机场见传媒时,对香港一些政治权势试图烦扰和损坏香港司法独立的言行,绝不留情地给予驳斥,明确表现:律政司可能作这个检控决定的时候,无好处抵触,无任何显性的偏颇,为何要另外寻求一个法律意见?由于要卸责吗?不是的,是要有担负地做事,按法律和证据处理这件事件。她呐喊外界不要将法律问题政治化。简短的话语,恳切中包括了威风,所体现的恰是香港法治社会的价值观和司法独立的不可触犯。

香港司法独立,岂容某些政客指手画脚?咱们支持律政司在UGL案上采用的准确做法,拥戴律政司早前声明中作出的不起诉决定。同时,也劝告某些政客,不要再借UGL案制作凌乱,破坏港人爱护的法治环境。

作者:黄锦良 教联会主席

起源:文汇报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